人心就是这么“险恶”,大家就自求多福吧

人心就是这么“险恶”文/不k拉我上大学的时候,寝室里的几个兄弟喜欢上了打麻将。我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楚当时学校规定晚上具体的熄灯时间,大致是到了晚上十点或十一点,宿舍便强制熄灯了。要知道麻将这种东西,既然属于国粹,自然是有它魅力的,最大的吸引力莫过于打到关键的时候是收不了手的。那段时间,这几个兄弟每天都会点着蜡烛继续奋战到凌晨两点左右。

被提前的和被拖延的

文/倪一宁我最近时常有一种感觉,我在把15岁、25岁、35岁混着过。15岁的那个我,惊异于中国史助教英俊得古今咸宜的脸,一冲动就拿了期中考满分;25岁的那个我,整日对着橱窗算计着巴黎世家的新包,盘算再写多少字就能拥它入怀;35岁的我,跟我妈聊谁家女儿出国勾搭上了南汇首富,埋怨她当初心疼每年50万,现在损失了500平。

庄雅婷:别等没人爱你时才变好

女朋友这件事其实很毁人的,我以前就写过一篇文章,名字叫《闺蜜都是大毒草》。当然,那些抢你男人睡你老公的不算你闺蜜,我说的是那些在你单身时期就陪伴着你、你们一起共同成长的伙伴们。我当年的意思是:如果你总跟闺蜜、姐妹们混在一起,大家图个轻松、温暖、方便、好玩,于是就互相耽误着,一边其乐融融,一边抱怨着哪儿都找不到靠谱的男人,等到其他人都不知不觉有伴儿了才更觉孤单,你说,她们是毒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