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将心事付瑶琴,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导读: 正文:王玉琴的棋类、书法、绘画、诗歌和啤酒花。这四种中,秦是排在第一位的。为什么?也许,是钢琴的旋律一直在我们心中流淌。这是中国人生活中的一抹魅力和优雅。 从、的《山流水》到的《黄》,千百年来,我们从琴声中听到了山流水的声音。

欲将心事付瑶琴,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文:王玉

琴棋书画诗酒花,在这四样里,琴是被排到第一位的,为什么?或许,是我们的心灵深处一直都流淌着琴音袅袅,它是刻进中国人生命里的一抹神韵与雅致。

从俞伯牙与钟子期的《高山流水》,到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千百年来,我们从琴声中听到了高山流水遇知音,听到了才子美人的佳话,听到了蔡文姬声声悲切的《胡笳十八拍》,更听到了中国文化最缥缈、深厚的韵律。

古人对琴有着独特的钟爱于欣赏,它在中国古文化中叶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古人认为琴不是一般的乐器,它是一件存在于天地之间的妙物,演奏者与欣赏者,都是具有一定文化艺术修养的人。

桓谭《琴道篇》说:“琴之言禁也,君子守以自禁也。”又说:“古者圣贤,玩琴以养心。夫遭遇异时,穷則独善其身而不失其操,故谓之“操”。所以,琴,对于国人来说,是阳春白雪的一种存在。

它对人的要求也是极高的,内心荒芜、浮躁、杂念丛生之人,是听不进琴声的。他们的内心被各种欲望拥挤得已经没有了柔软的处所。所以我们常常会发现,经常弹琴之人,身上会有一种独特的气质,恬静、沉稳、文雅,它与内心的修养与职业的熏陶相连。

酒逢知己,琴有知音。俞伯牙与钟子期的高山流水,千百年来令人感怀,更演绎成了中国文化缥缈而温暖的共同期待。

“伯牙鼓琴,钟子期听之,方鼓琴而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乎若泰山。少选之间,而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洋洋乎若江河。”

伯牙弹琴,子期都懂得他的琴音,这是灵魂深处的共鸣,他们虽然职业迥异,但灵魂是相通的。以至于,子期去世后,伯牙便摔断了琴弦,因为知音不再。

最著名的与琴有关的故事,莫过于西汉时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爱情佳话了。

司马相如是西汉著名的文学家,同时他更精通音律。在汉景帝时期一直郁郁不得志,后来便投奔了梁孝王,为梁王宾客。期间写出了著名的《子虚赋》,深得梁王尊重。

因敬慕相如才华,梁王便把自己收藏的绿绮相赠,这绿绮可不是一般的乐器,它是一张传世名琴,此后,绿绮绝妙的音律在相如精湛的琴艺下,名噪一时。也正是这绝妙的琴声,让他找到了毕生的知音,也才有了后来千载传诵的《凤求凰》。

他带着满腹的才情与一曲瑶琴来到了蜀中,一曲《凤求凰》深深地打动了多情才女卓文君。

他面如冠玉,风流儒雅,手中的绿绮如滚地珠玉,花下私语,那一个夜晚,月光在风中摇曳,春花在心里绽放。她不顾父亲激烈地反对,与相如深夜私奔,抛却千金之尊,退去绫罗绸缎,当垆卖酒,举案齐眉。这就是琴音的魅力,这文学史上最浪漫的琴音千百年来依然在深深地打动着我们。

《听董大弹胡琴》

唐 李颀

蔡女昔造胡笳声,一弹一十有八拍。

胡人落泪沾边草,汉使肝肠对客归。

一曲《胡笳十八拍》诉尽了东汉才女蔡文姬坎坷的命运,琴声里是有喜、喜的是终于可以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有悲,悲的是难以割舍的骨肉分离。

她无力主宰自己的命运,只能听任命运的小舟载着她行驶向远方,作别两个尚在成长中的孩子,文姬一步一回首,登车远行。十二年生活的点点滴滴,在车轮粼粼里化作了凄婉的音符,它流淌着一位乱世红颜的国恨家仇,颠沛流离。

《竹里馆》

唐.王维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王维不仅是唐代山水诗人的代表,更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才子,他不仅能妙笔著文章,更在绘画与音乐方面拥有深厚的造诣。除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孤绝与壮美,一把琴在他的手中更是演绎出美妙的音律,与他伟岸俊朗的身影一样定格在唐诗浩如烟海的天空,无人能及。

据说,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虽然修道,但对王维一直仰慕有加,这种仰慕除了对他诗歌的肯定之外,更有与王维在音乐方面的共鸣。

唐朝是一个开放、包容、气象万千的朝代,它不仅孕育了浩如烟海的诗歌,更催生了中国文化璀璨的百花齐放。那个时代对音乐、舞蹈艺术都达到了空前的盛况,唐玄宗李隆基更是梨园的鼻祖,对乐曲舞蹈都有着极深的兴趣与造诣,所以盛唐从上到下,都洋溢着其他王朝所不具备的豪放与风雅。窃以为,也只有在唐代,诗人们才能活出自己的个性。

王维的才华与风度在唐代诗人中的确凤毛麟角,与他高贵的出身一样令人瞩目。才艺双绝,精通诗书、画、乐。他少年成名,青年做官,中年远离官场,晚年修道,归隐自然,而且他的归隐与陶渊明完全不同,陶渊明的“悠然见南山”之中或许还有为生计担忧的惆怅与无奈,王维,则完全不会忧心生活,因为他有前期丰厚的积淀,所以他的归隐是真正的放松与闲适,看山、弹琴、作诗、修道。

远离仕途之后的隐逸,是他曾经获得财富与权力之后的淡泊,更是对平淡隽永生活的向往。他经历过浮华后看淡了名利,更知,真正的幸福来源于心灵的淡泊。他在大自然中寻找鲜活的灵感,在琴声里谛听生命的韵律,这些带他走向了彻底的无为与清净。

想来,在缥缈的琴声里,王维找到了生命的皈依,因为琴音是心灵真正宁静下来才能品味到的妙品。

即使是狂放潇洒的李白喜欢呼朋引伴,也独爱这清寂的琴音:

《山中与幽人对酌》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说到听琴,就需要说说苏东坡。苏东坡善于弹琴,曾创作过数十首琴诗。他有一个很有哲理的禅意诗歌:

《琴诗》

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

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琴声既不在琴弦上,也不在指间,那它在哪里呢?苏东坡告诉我们,它在心间。

每个人心境的不同,直接影响到演奏乐曲的不同,听琴也是一样,只有你心中有琴你才能听懂音律,才能在乐声里寻得共鸣。你什么样的心态,听到就是什么样的琴声,你看到的世界也就是什么样的世界,一切皆是物由心造。

《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鸣》

宋.岳飞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即便像岳飞这样精忠报国驰骋疆场的武将,内心深处也有一片柔软的芳草地,那里有琴声缭绕,有帘外月明,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渴望有悠悠琴声抚慰籍孤独与惆怅。

琴声除了可以怡情雅兴之外,有时候还可以退兵。这个的确超越了我们的想象,最著名的就是《三国演义》空城计的故事。

诸葛亮派遣马谡守备街亭,不料却上演了失街亭的悲剧。面对司马懿15万大军步步紧逼,诸葛亮手下几乎没有了武将,怎么办?智慧如他,便想到了七玄琴,只见他气定神闲地端坐城楼,手抚琴弦,以淙淙琴声抗衡千军万马,虽然城早已是空城,但他的胸中自有百万雄兵。

琴音,在诸葛亮的手下俨然就是千军万马,司马懿果然被这神秘的琴音吓退了军队。《三国演义》与其说是一部历史小说,不如说是一部文学作品,它故事的真实度有待考证,但这琴音伴随着羽扇纶巾从此流芳。

琴,是集结天地的神器,是人们心灵深处的妙音,它常常与诗、酒与雅情相伴。它是天籁,是寄托,更是我们疲惫之中难得的安顿生命的载体。

我们从古琴中能听到什么呢?听到高山流水、听到花下泉流,听到大弦切切如私语,听到大珠小珠落玉盘,更能听到的或许就是自己的心声。

现代社会,丰富多彩,也喧嚣无比,夜晚更是觥筹交错,欲望繁杂,琴音、月亮、诗意好像早已渐行渐远。

我们越活越累,越活越迷茫,却不知静下心来,找找自己,做些无用的事情,比如听琴,这些看似无用的东西,才会让我们的生命真正丰盈而愉悦。

总结:以上内容就是对于欲将心事付瑶琴,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的详细介绍,文章内容部分转载自互联网,希望对您了解欲将心事付瑶琴有帮助和参考的价值。

本心灵鸡汤问题来自网站搞笑段子(www.qiyouwangluo.cn),我们祝你天天开心,天天高兴多一点,烦恼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