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墓碑记翻译(五人墓碑记翻译一句一译课件)_拼音组词


五人墓碑记全文翻译及重点

郡:指吴郡,即今苏州市。当道:当权的人。

除,清除,整理。

旌(jīng):表彰。

去:距离。墓:名词作动词,即修墓。

噭(jiǎo)噭:明亮的样子。这里指显赫。

望:农历三月十五。

声义:伸张正义。

堪:忍受。

扶(chì斥)而仆之:谓将其打倒在地。扶,击。仆,使仆倒。(使动用法)

按:审查。

傫(lěi垒)然:重叠相连的样子。

詈(lì):骂。

函:匣子。意为把头颅装在木匣里。(名词作动词)

曷:同“何”。

矫诏:伪托皇帝的命令。

株治:株连治罪。

逡(qūn)巡:有所顾忌而徘徊。

非常”二句:非常之谋,指篡夺帝位的阴谋。(古今异义)

投缳,上吊。

抵罪:犯罪受惩罚。

暴(pù):显露。

户牖(yǒu):指家里。户,门。牖,窗子。

隶使之:当作仆隶一样差使他们。(名词作状语)

屈:使之折腰钦佩。

明死生之大:说明生和死的关系之重大。(定语后置)

匹夫:老百姓。

社稷:***。

翻译:这五个人,是在周公蓼洲被逮捕时,激于大义而死的。到如今,吴郡的贤明士大夫向当局申请,就把魏忠贤废祠的地基加以清理,用来埋葬他们。而且在其墓门前竖立石碑,以表扬他们的所作所为。唉,这也真是隆盛啊!

这五人的死亡,离开今天的建墓埋葬,只有十一个月的时间。在这十一个月中,富贵的人,意气激昂、志得意满之辈,由于疾病而死亡,死去以后就此泯没、不再值得称道的,也已多得很了,何况是民间的没有名声的人呢!但独独这五个人仍然光明昭著,这是什么缘故呢?

我还记得周公的被捕,是在天启七年丁卯三月十五。我们复社中那些在行为上为士子带头的人,为他宣扬正义,聚集钱财,乃送他北行,哭声震天动地。来逮捕他的锦衣卫官校手按剑柄,跑到群众面前,喝问道:“谁在替他哀哭?”大家再也不能忍受了,就把他们打得跌倒在地。当时以中丞的官衔而担任吴地巡抚的,是魏忠贤的党羽,周公的被捕就是由于他的指使,当地人民正对他满心痛恨,于是趁他厉声呵责之时,鼓噪起来,上前追逐,中丞躲藏在厕所的篱笆内才得以幸免。其后就以吴地人民暴乱申报朝廷,处死五人:颜佩韦、杨念如、马杰、沈扬、周文元,也就是现在高居于墓中之人。然而这五人临刑时,意气自得,喊着中丞的姓名斥骂着,在谈笑中从容就义。砍下的头挂在城上,脸色毫无改变。有贤明的士大夫拿出五十两银子,买下五人的头颅,用盒子保藏起来,***后与尸体合在一起。所以,现在的坟墓中是完整的五个人。

唉,在那个阉人头子乱政时,为官作宰而能不改变其志操的,虽以天下之大,又能有几个人呢?而这五个人生于民间,从来没有听到过儒家经典所载的训诫,却能为大义所激昂,身蹈死地而毫不顾惜,这是什么缘故呢?况且当时伪造的诏书纷纷下达,整个天下都在逮捕所谓“钩党”,***后由于我们地区的这一次发愤抗击,才不敢再株连、迫害别人,魏忠贤这个阉人头子也犹豫畏缩,害怕大义,谋朝篡位的阴谋不敢贸然发动,待到圣人——崇祯皇帝即位而在路上上吊自杀,这不能说不是由于这五个人的力量吧。纱死纯矗敲矗裉斓木舾呶幌缘娜耍坏捎诜缸锒艿较嘤Τ痛Γ袓的就脱身逃走,而无论在远地或近处都不能获得容身之地,也有的剪掉头发、关起门来、假装发疯而不知到何处去好,他们使自己的为人受到侮辱,品行变得卑贱,与这五个人的死亡相比,其轻重竟如何呢?所以,蓼洲周公的忠义暴白于朝廷,被赠予美好光明的谥号,荣耀于身死之后,而这五个人也得以增高其坟墓,把他们的姓名排列于大堤之上,四方人士经过此地没有不下拜而哭泣的,这实在是百世一逢的遭遇呀!否则,使这五个人保全其头颈而老死于家中,那么虽然能活满其自然的寿数,但人们都能役使他们,又怎能使豪杰一流人为之倾倒,在墓门前握腕痛惜,抒发其志士的悲感呢?因此,我与同社诸君子哀伤此墓徒有墓碑而为它写了这篇《墓碑记》,也是想要说明生死之间的巨大意义、平民对于***的重要性。

上文所说的贤明士大夫,乃是太仆寺卿吴公因之、太史文公文起和姚公孟长。

既而吴民之乱请于朝翻译

“既而吴民之乱请于朝”的翻译是大中丞以苏州人民发动混乱的罪名向朝廷请示。“既而吴民之乱请于朝”这句话出自《五人墓碑记》。《五人墓碑记》的选节翻译:墓中的五个人,就是当周蓼洲先生被捕的时候,激于义愤而死于这件事的。到了现在,本郡有声望的士大夫们向有关当局请求,就清理已被废除的魏忠贤生祠旧址来安葬他们;并且在他们的墓门之前竖立碑石,来表彰他们的事迹。啊,也真是盛大隆重的事情呀!

这五人的死,距离现在建墓安葬,时间不过十一个月罢了。在这十一个月当中,大凡富贵人家的子弟,意气豪放、志得意满的人,他们因患病而死,死后埋没不值得称道的人,也太多了;死后埋没不值得称道的人,唯独这五个人声名光荣显耀,为什么呢?

《五人墓碑记》原文:五人者,盖当蓼洲周公之被逮,激于义而死焉者也。至于今,郡之贤士大夫请于当道,即除魏阉废祠之址以葬之;且立石于其墓之门,以旌其所为。呜呼,亦盛矣哉!

夫五人之死,去今之墓而葬焉,其为时止十有一月耳。夫十有一月之中,凡富贵之子,慷慨得志之徒,其疾病而死,死而湮没不足道者,亦已众矣;况草野之无闻者欤?独五人之皦皦,何也?

我们祝你天天开心,天天高兴多一点,烦恼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