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头条创作挑战赛#

中国西南的云南边陲,藏着一个不起眼的小城——腾冲。

在地图上你甚至很难寻到,但要说起人口地理分界线,你可能就知道了。这里却藏着数目庞大的传统村落,位列全国前三。

数目众多的村落里蕴藏着多种多样的手工技艺,今天主要介绍腾冲三宝之一的藤编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非遗藤编历史沿革

《三国志》有关于“藤甲军”的记载,所谓“藤甲”即用藤条编织的战衣,“渡江不沉,经水不湿,刀箭皆不能入”。

往昔边境的明光、界头、古永一带的许多道路逢江遇河之外,均沿用古代的藤桥。这种以藤条牵引编制的便桥状如网槽,风雨飘摇而历久不朽,人行其上,晃晃悠悠,坐桥似的。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也许是因为藤条在腾冲的大量利用,古代腾冲的地名用字也以“藤越”“藤川”等较为多见,《旧唐书》亦作“腾充”,意为“藤条充盈之地”。“藤”字直到明末清初才雅化并规范为“腾”。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非遗藤编手工技艺

腾冲与缅甸接壤的边境一带原始老林里,盛产一种质地坚韧、身条极长的藤本植物——藤条,其外皮色泽光润,手感平滑,弹性极佳,似蔑而非蔑,故称藤蔑,是一种上好的天然编织材料。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智慧又工巧的腾冲人,自古便懂得利用这一“神赐”,做成坚实耐用且古朴耐看的藤编制品。藤编也成为当地民间“最古老”的手工艺之一。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藤编品种多样,古雅而不乏时代新意,具有很强的实用性和艺术性,适应于不同的环境——置于寒室不觉其奢,布于华堂不觉其陋,可谓贫富咸宜、雅俗咸宜,故产品历来销路旺畅。

如今,藤编工艺之花开遍城乡,所产器具除传统的椅、几、桌等大宗产品外,还有筐、篮、盒、箱以及花架、书架乃至全套客厅、书房家具。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藤,编作的器物,自有一种清凉、古朴、雅致和天然的生命力。藤生山野之间,吐纳天地精华,采撷时光灵气,仿佛有无限生机,刚劲并婀娜。现如今因原材料天然珍稀,腾冲本地一般从缅甸进口藤条。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藤编工艺特别考验匠人的耐心。手编,是藤编制作中最关键、也是最难的一步,只有从业多年的熟练匠人才能胜任。以藤枝、藤芯为骨架,柔韧的藤条在老师傅们的指尖变魔术一般丝丝环扣,上下翻飞。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一件藤制品一般要经历打藤(削去藤上的节疤)、拣藤、洗藤、晒藤、拗藤、拉藤(刨藤)、削藤、漂白、染色、编织、上油漆等十几道工序。以藤枝、藤芯或竹为骨架,用藤皮或幼嫩的藤芯编织而成,充分发挥藤条柔软、不易折断的特点。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绳编、松叶编、六角细编、立体花编、菊花编······复杂的工艺,极考验匠人的手艺、耐力和眼力,一步错了,全部都要重来,再精密的机器也无法替代。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最后进行火烧毛刺、抛光。山野间一条条朴实粗野的老山藤,就这样慢慢散发出被岁月浸染的迷人光芒。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非遗藤编作品

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和一代代勤劳、聪慧的能工巧匠,使腾冲很早便成了遐迩闻名的“藤编之乡”。现在要说哪儿藤编最为出名,还属马常。

上马常的杨爱庆是村里的能人,有着一手祖传的藤编好手艺。其子杨潮文自小耳濡目染,加上后来外出学习了各地的编织工艺,博采众长,设计了很多独特的花纹和编织技法。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现如今,他家不仅编织藤编家具,更是结合新工艺编织藤编工艺品,古雅而不乏时代新意,兼具实用性和艺术性。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编织的包色泽典雅、手感温润,有一种自然原始的张力。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他为一些景区设计的藤编作品,做工考究,线条简洁流畅,造型别致典雅,将自然景色与生活空间完美地融为一体,充分展现了藤编物品朴素雅致的独特魅力。

藤编,匠人指尖上的优雅艺术

传统文化之于我们,是不可复制的记忆,值得被珍视、被守护。藤编工艺的亲和、天然、文化性给人带来内心的慰藉和心灵的归依。一根根藤条挟带着深邃的历史与文化而来,一跨越便是千年。

本励志文学段子来自网站搞笑段子(http://www.qiyouwangluo.cn/category/%e5%8a%b1%e5%bf%97%e6%96%87%e5%ad%a6),我们祝您每天开心快乐,你的微笑绽放的青春是我们进步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