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藏牛粪堆后躲过野牦牛顶撞

导读:新华社兰州8月10日电(记者张文静、龚哲、程楠)一群牦牛正徜徉在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上,慢悠悠地低头觅食。当它们把尾巴抬起来的一瞬间,跟在身后的郭娜赶紧上前,因为她知道,牦牛要拉

新华社兰州8月10日电(记者张文静、龚哲、程楠)一群牦牛正徜徉在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上,慢悠悠地低头觅食。当它们把尾巴抬起来的一瞬间,跟在身后的郭娜赶紧上前,因为她知道,牦牛要拉便便了。

郭娜跟着牦牛群“散步”。(受访者供图)

牛粪落地后,郭娜用戴着乳胶手套的双手,轻轻地将牛粪表面的杂草等污染物剥离,接着将牛粪搅拌均匀,再用特制的勺子将牛粪一点一点地放入冻存管内。完成这套流程后,为了防止牛粪里的关键物质分解,她将冻存管放入随身携带的液氮罐里冷冻保存。

龙瑞军团队成员正在捡牦牛粪。(受访者供图)

郭娜是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龙瑞军教授团队的博士后。“团队的每一个成员都捡过牛粪。牛粪是我们做实验和研究的宝贵材料。”郭娜说,刚开始捡牛粪时,她内心也有抵触,但随着研究的深入,她逐渐习惯了牛粪的气味。

牦牛是青藏高原生态系统与草牧业发展不可或缺的关键物种。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龙瑞军带领团队通过研究牦牛这种“全能家畜”,解读青藏高原高寒草地生态系统管理与可持续发展。

郭娜(右)和同学在进行春季牧场的植被调查。(受访者供图)

龙瑞军介绍,极端环境条件下,放牧动物的食性选择和采食量关乎其健康和生存,但如何准确量化其择食组分,一直是国际相关领域的研究热点和难点。因此,他的团队以牦牛为研究对象,探寻放牧动物的采食特性以及其适应青藏高原的机制。

近年来,龙瑞军团队扎根青藏高原东北缘的甘肃省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县,在海拔3000米至3700米的高原牧场上,研究牦牛“吃什么、怎么吃”。他们对当地牧区所有牧草进行了DNA条形码的挖掘和分析,再将这些DNA片段与从牛粪里提取的未消化残渣牧草DNA比对,可得出放牧牦牛采食牧草种类的季节变化特征。

龙瑞军(右)与牧民交流放牧草地管理经验。(受访者供图)

龙瑞军说,传统放牧管理学难以准确获知牦牛择食哪些种类的牧草。但他们的研究发现,牦牛四季均以采食富含蛋白的阔叶杂类草为主。具体来说,在天祝这片草场有400余种植物,牦牛会吃其中的80多种既好消化营养又高的杂类草,以蓼科、菊科和蔷薇科植物为主。

龙瑞军团队的研究还揭示了牦牛体内有完整的适应机制,能根据季节性牧草变化“挑食”,而且与肠道内的微生物菌群起交互作用,进而能从有限的饲草中获得更多的营养,以应对青藏高原恶劣的自然环境。

接下来,他们还将进一步研究如何完善牦牛的饲养管理,为青藏高原放牧牦牛的健康养殖和科学管理提供理论和实践指导。

来源: 新华社

本心灵鸡汤问题来自网站搞笑段子(www.qiyouwangluo.cn),我们祝你天天开心,天天高兴多一点,烦恼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