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称曾送默克尔一面投降用白旗

导读:美国中期选举临近,民主党式微,日前,“意气风发”的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发表公开演讲,对拜登和民主党极尽嘲弄,在演讲中,特朗普还不忘“嘲笑”当初不听自己劝告的德国。特朗普表示

美国中期选举临近,民主党式微,日前,“意气风发”的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发表公开演讲,对拜登和民主党极尽嘲弄,在演讲中,特朗普还不忘“嘲笑”当初不听自己劝告的德国。

特朗普表示,早在两年前的一次G7会议上,自己曾送给默克尔一面白旗,后者还惊讶地问自己,为什么要送白旗给她,特朗普称,德国有超过75的天然气都进口自俄罗斯,一旦日后出现战争,或者说局势出现变动,德国又该怎么办呢?

特朗普接着说,默克尔当时并不认可自己的判断,默克尔认为特朗普提出的可能性不会发生,特朗普还称,自己提出这个观点时,还受到了现场德国代表的集体嘲笑,不过现在他们也看到了,德国没有了天然气,布局了十多年的新能源也被迫中断,甚至不得不采用燃煤发电,这都是当初默克尔不听从自己劝告导致的。

特朗普说起这番往事,当然是为了彰显自己“懂王”的人设,毕竟“没有人比他更懂俄罗斯”,不过特朗普的“嘲笑”在德国人听来无疑就十分刺耳了。

而且,特朗普的论调却有些太过武断,俄乌冲突的爆发不是德国人想看到的,也不是俄罗斯主动为之,在这背后,美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俄罗斯发起“断气”反制,也源于美国率先提出的能源制裁。

而在默克尔执政时期,她一直深知“经济离不开政治”的道理,所以默克尔极为重视发展德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即使有美国不断施加的压力,默克尔也从未在这一点上作出让步,坚持德国外交的独立自主。

与俄罗斯交好的过程中,德国从俄罗斯手里获得大量廉价能源,为德国的经济注入了活力,德国工业也走向了巅峰,经济的强势,也让德国屹立于欧洲之巅,成为了欧盟实际上的领导者。

然而在朔尔茨上台、俄乌冲突爆发后,默克尔这苦心经营十几年的局面被打破了。

由于德国盲目跟随美国脚步,领导欧盟全面制裁俄罗斯,导致德俄之间的贸易几乎被“腰斩”,德国听信美国,不买俄罗斯石油和煤炭,进而也遭受了俄罗斯的反制,不仅即将通气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搁浅,原本为欧洲提供大量天然气的“北溪1号”管道也无限期停气,号称欧洲最重视环保的德国,被迫重新烧煤炭,十几年的新能源布局全面崩盘,一下子退回起点。

事实上,默克尔并非没有预见到如今的困境,她在从领导人位置上退下后,一直十分低调,但是由于俄乌冲突的影响,导致欧洲陷入了巨大的困境,默克尔也罕见公开发声,她在接受采访时喊话欧洲,俄罗斯是搬不走的邻居,因此欧洲和俄罗斯必须找到和平共存的方式。

从那个时候,默克尔就看到了西方对俄发起制裁会引起强烈的反噬。

事实证明,默克尔的判断是正确的,在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第一时间追随美国,对俄罗斯发起了多轮严厉制裁,但是欧洲也因此元气大伤,经济和民生都受到了严重的压力,直接导致两个重要的负面问题。

第一,欧洲的经济发展受到了严重的制约。

在对俄罗斯的能源制裁过程中,对俄能源依赖的欧洲受到了严重的反噬,各国石油价格飞涨,天然气也陷入了短缺,坚持不了多久,多个欧洲国家就纷纷妥协,选择开设了卢布账户,继续采购俄罗斯的天然气。

同时,俄乌冲突还引发了欧洲的粮食危机,包括德国、法国、英国等欧洲重要国家都出现了粮食供应短缺的问题,德国超市为此还不得不出台了食用油限购政策,法国民众连蔬果都买不起了,英国的餐厅也纷纷下架费油的特定食物。

第二,欧洲的战略自主成为了空谈。

在近些年,欧洲一直在谋求摆脱北约控制,实现欧洲的战略自主化,为此,法德的领导人不仅一次在公开场合提出要在欧洲建立自己的快速反应部队,以应对突发情况。

但是随着俄乌冲突的爆发,出于对俄罗斯的恐惧,欧洲为了与俄罗斯对抗,又不得不团结在北约周围,接受美国的号令,现在大量东欧国家都希望北约增加驻军,这也意味着,欧洲的战略自主进程出现倒退。

如果真如默克尔所说,欧洲能够找到与俄罗斯和平共存的方式,那么对于俄欧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只不过现实的情况是,欧洲想要获得发展,就必须摆脱美国的影响,因为美国不希望看到一个团结的欧洲,更不想看到交好的俄欧。

如今,俄乌冲突持续已经超过半年,德国人已经切身体会到追随美国对抗政策的恶果,而朔尔茨的选择也遭到了普遍批评。

不过朔尔茨对此似乎非常“乐观”,9月4日,朔尔茨宣布了新一轮的纾困计划,金额达650亿欧元,旨在帮助德国民众和企业应对严峻的通货膨胀。

朔尔茨表示,他非常清楚许多德国人难以承受持续上涨的物价,德国政府正在非常认真地对待民众的关切,相信德国能够“挺过这个冬天”。

至于大家关心的天然气短缺问题,朔尔茨将原因完全归咎于俄罗斯,朔尔茨指出,俄罗斯“不再是可靠的能源供应方”,反正意思就是,不是德国不要俄罗斯天然气,而是俄罗斯出尔反尔对德国断供。

然而朔尔茨刻意忽视的是,欧盟与美国对俄发起的能源制裁,正在对全球能源价格发起巨大冲击,而且G7已经达成协议,还将对俄罗斯的石油的价格设置上限,如果俄罗斯这个时候还不还手,那接下来真的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德国民众对朔尔茨的解释也难以认同,根据德国舆论研究所机构发表的最新报告显示,德国人对朔尔茨工作的不满,比以往都要多,朔尔茨的支持率更是从3月初的46%跌到了25%,来到了历史最低点。

与此同时,已经有部分德国民众团体,开始呼吁前总理默克尔回归政坛,民调显示,有多达57%的德国民众表示“非常怀念默克尔”。

或许,德国民众怀念的不是默克尔,而是德国与俄罗斯和平共处,紧密合作的从前。

本心灵鸡汤问题来自网站搞笑段子(www.qiyouwangluo.cn),我们祝你天天开心,天天高兴多一点,烦恼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