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科特谈巴伦戴维斯:最有天赋控卫

导读: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我们拥有先进的校园设施、非凡的音乐厅、壮丽的海河景色。然而,这些并不是我当初加入天津茱莉亚的原因。我是因为这里的人。感谢那些教育我、指导我、关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我们拥有先进的校园设施、非凡的音乐厅、壮丽的海河景色。然而,这些并不是我当初加入天津茱莉亚的原因。我是因为这里的人。感谢那些教育我、指导我、关心我的人,把我们培养成充满好奇心、冒险精神、感恩之心的音乐家。”在研究生毕业典礼上,毕业生代表刘章卷发言道。

5月20日上午,天津茱莉亚学院举办了2022届研究生毕业典礼。经过两年的学习,来自中国、美国、韩国、乌兹别克斯坦等8个国家的33名首届研究生,顺利完成学业,并获得纽约茱莉亚学院的硕士学位。

毕业典礼上,天津茱莉亚艺术总监兼学术院长何为将“天津茱莉亚学院”奖颁给了徐今朝(室内乐表演专业 钢琴学生),以表彰其在读期间取得的全方位艺术成就和优异的学业成绩,将“约瑟夫·W.波利希”奖颁给了洛贝妮(管弦乐表演专业 双簧管学生),以表彰其突显了天津茱莉亚“艺术家公民”的价值观。

“你们正是我们寻找的那种学生,我们为你们每一个人感到骄傲。”何为对33位毕业生自豪地说。

这是中美双方十年努力结出的硕果,也意味着一个新起点。与此同时,纽约茱莉亚学院也决定在美国东部时间5月20日上午,举行第117届毕业典礼。纽约和天津校园在同一天庆祝学生毕业,这也是茱莉亚“一所学校,两座校园”愿景下的一次联动。

MILA四重奏献演安东宁⋅德沃夏克《F大调弦乐四重奏》

常驻教师小山昭雄与木管学生合作雅克·伊贝尔《三首小品》

毕业生的未来,百花齐放

33位毕业生,未来何去何从?

对于外界最关心的学生就业问题,何为介绍,疫情的反复阻碍了很多工作,很多乐团的面试一再推迟,一切都还在进展中,“毕业生们对于未来有非常广泛的选择,百花齐放。”

有些毕业生坚定地希望进入乐团。刚拿到“约瑟夫·W.波利希”奖的洛贝妮,下周会有两三个中国乐团的面试;来自韩国的中提琴学生郑智秀,考入了深圳交响乐团;同样来自韩国的大提琴学生金恩绪,从众多竞争选手中脱颖而出,考入了广州交响乐团,“当时我只有一个星期时间准备面试,结果非常好!很期待在广州的新生活。”

有毕业生在高校谋求了教职,比如圆号学生郭威。还有毕业生选择了“音乐创业”,几位学生共同创建了青心室内乐团,他们既是艺术总监、又是行政总监,自己策划演出季、自己做宣传。

当然,还有毕业生选择了继续深造。刚拿到“天津茱莉亚学院”奖的徐今朝,正在申请博士课程;来自美国的小提琴学生多米尼克·巴伦苏埃拉,以全额奖学金的身份,被纽约茱莉亚学院录取;钢琴学生王紫懿决定去德国留学,在声乐艺术指导之路上开始全新的旅程。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优势和个性,学会如何与不同的人合作并保持灵活性,是我在天津茱莉亚最大的收获。”钢琴艺术指导分器乐方向和声乐方向,经过两年摸索,原本对声乐并不感冒的王紫懿,逐渐摸清了未来的方向,有志于成为一名声乐艺术指导。

“这将是一条非常艰辛而漫长的道路。”朱蕙心是天津茱莉亚的钢琴艺术指导系主任,也是王紫懿的指导老师,近年来,意大利同行常和她抱怨,现在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学习并成为一名声乐艺术指导了,然而,声乐艺术指导在歌剧制作、歌剧生产中至关重要,如果缺人才,将直接影响到整个歌剧行业的传承与发展。

“王紫懿的决定,让我看到了未来的希望。”朱蕙心介绍,天津茱莉亚的钢琴艺术指导课程引入了纽约茱莉亚的课程体系,除了各种器乐主课,学生还要上器乐指导、声乐指导等合作技巧课,学习意大利语、德语、法语,“研究生两年可能无法成就一位出色的钢琴艺术指导,但可以让他们接触到这个行业的方方面面,帮助他们打开眼界。”

天津茱莉亚首支全额奖学金四重奏——MILA四重奏,包括两位男生、两位女生,希望成为一支职业四重奏。今年9月,MILA四重奏将加入天津茱莉亚预科的Chamber Music Intensive项目,帮助热爱室内乐的预科钢琴学生进行室内乐训练。同时,他们可以继续在天津茱莉亚,跟着老师们磨练技艺,并且发展他们作为职业四重奏的事业。

“介绍我们时,大家常说上海四重奏是中国唯一一个世界级的弦乐四重奏,我们当然非常高兴,又有点心酸。我们希望一提到中国,能有10组、20组国际一流的弦乐四重奏。”上海四重奏第二小提琴手于翔说,这是他们放弃美国的一切,决定回国深耕室内乐的原因。

“我们希望尽己所能,帮助中国年轻人感受到室内乐的魅力,让世界观众认识到中国年轻一代的室内乐组合、室内乐音乐家。”上海四重奏是MILA四重奏的指导老师,还没毕业,四位学生已经收到经纪公司邀约,在全国各地都有演出机会,“这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希望,以前觉得这个过程可能会很长,没想到比想象得要短,而且结果出得比想象得要快。”

毕业生集体合影

何为(左一)和毕业生合影

是蜕变,而不仅仅是进步

成立于1905年美国茱莉亚学院,是世界表演艺术教育的重镇之一。天津茱莉亚是其建校一百多年来,第一次在海外开展合作办学、第一次在海外颁发学位。

2020年9月,天津茱莉亚首届研究生课程正式启动,来自世界各地的三十多位学生齐聚中国,走进了天津茱莉亚的新校园。

“我们要带来原汁原味的茱莉亚体验,选择的学生自然也必须达到茱莉亚的标准。”何为说,天津茱莉亚从一开始就很期待能吸引三类学生:一类是在国内的本科毕业生;第二类是在海外留学的中国学生;第三类就是国际学生。首届研究生的组成,刚好达到了学院的设想,差不多各占三分之一。

“这样的比例非常健康、非常正面。学生的文化背景、成长环境都不一样,正好可以相互影响、相互学习。”何为说。

天津茱莉亚的研究生课程聚焦于“合奏艺术”的教学,并针对中国的现实情况,量身定制了三个稀缺的研究生专业——管弦乐表演、室内乐表演、钢琴艺术指导。这是中国音乐教育急需的部分,也是中国音乐市场急需的专业。

“我们的学生总是在一个合作的环境下学习和成长,无论他是在弦乐四重奏里,还是在管乐团里,或者是在管弦乐队里。”曾经在美国匹兹堡交响乐团工作三十年,如今转战天津执教的双簧管教师斯科特·贝尔观察。

在毕业典礼的现场,他想起了第一次走进教学工作室的情景。房里空荡荡,摆满了未组装的家具零部件,几位单簧管学生主动帮忙组装桌椅,渐渐地,好几位其他器乐专业的学生也加入进来,家具组装好后,大家又合力移动家具为它们找到最佳位置,屋里的陈设最终成型。

“就是这样的合作精神,渗透到了他们的学习、排练、演出里,渗透到了室内乐和管弦乐的表演中。尽管这些学生有着文化和语言上的差异,有着不同的经验和水平,但他们都学会了如何共同生活和工作。”贝尔说。

天津茱莉亚的规模并不大,因此每一个人都非常亲近。贝尔带着两个性格不一样、演奏方法也不一样的双簧管学生,其乐融融,“尽管我是老师,但我们总是一起思考音乐,聆听别人的演奏,再提出自己的看法。我们三人积极地相互影响着。这是一个教学相长的环境。”贝尔形容,天津茱莉亚的课程设置像一个小小的实验,现在看来,这项实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老师几乎认识每一个学生,彼此之间都非常亲近,真的像一个家一样。”对此,钢琴学生徐今朝也深有体会,“不管是我们的音乐会,从排练到演出,还是我们参加音乐比赛,各方面的准备,老师们都在不遗余力、不计时间地帮助我们。”

同样因为人不多,过去两年,几乎每个研究生都参与了学校的每一场管弦乐团的音乐会,以及丰富多姿的室内乐音乐会。在每一次排练和演出过程中,何为目睹了学生团队的凝聚力,看到他们达到了职业化管理和运作的水平。在合奏艺术方面,“他们的成长可以称为‘蜕变’,绝不仅仅是‘进步’。”

“我们希望学生们走出校园,拿到的不仅仅是一张茱莉亚的文凭,而是能成为一个成熟的艺术家,能成为一个运用自己的能力教育下一代的‘顶梁柱’级别的艺术家。”在很多毕业生身上,于翔欣喜地看到了这种潜质。

送走首批研究生后,即将上任天津茱莉亚首席执行官兼艺术总监的何为,将带领学院在诸多方面蓄力发展,“天津茱莉亚将进入到2.0发展时期。”

毕业生与老师合影

责任编辑:陈诗怀

校对:张艳

本心灵鸡汤问题来自网站搞笑段子(www.qiyouwangluo.cn),我们祝你天天开心,天天高兴多一点,烦恼少一点!